快捷搜索:

怪不得这么英勇,怎那么我问你愿降

护卫营手里的林刀,本就是李林制造出的最好的刀具,曹操得到的弯刀样本改良出来的黑刀,本来连李林的辽刀的质量都赶不上,就跟别说这林刀了,更何况这林刀还是在各个英勇一场的护卫营士兵的手里,只见虎豹骑的士兵没有硬拼几下,只听“当啷!”一声,黑刀应声这段,这倒是让一旁的鞠义想起了自己的先登营将士,与血杀营相碰撞的时刻…………
 
    在战场上,没了兵器,就代表着没了性命,幸好护卫营紧紧的护卫在了李林身边,并没有斩杀太多将士,但是这并不代表一边的士兵不会杀你,你在马上连刀都是短的,长矛兵一矛就给你插个透心凉心飞扬了…………
 
    虎豹骑倒下大半,直接就让冲进李林阵中的曹军没了依靠,遭到了李林大军的反扑,不一会便倒下了不少,李林立即派人将缺口缩小,意图直接就将这冲进大阵的曹军诛杀在阵中…………
 
    远处,曹操看着自己的在李林这种的将士一片一片的倒下,心中剧痛,只感觉天旋地转,紧握着车辕上的木头,手指都已经发白,“唰!”拔出了腰间的倚天剑,竖指向天。
 
    曹操默默的说了一句“某也要上!”这意思就是自己要带着自己中军的这几千人冲上去,一边的郭嘉和荀攸立即扑了上来,郭嘉喊道“主公!万万不可!万万不可啊!”
 
    荀攸道“主公,你曾说过,胜败乃兵家常事,我军久经胜败,这一战,输了又有何妨,更何况,我军尚有余力守城,主公何故孤注一掷啊!”
 
    郭嘉也道“是啊!主公,千万不要冲动啊,这一战输了,我军仍然可以反败为胜啊!”
 
    “啊…………”看着眼前的两个谋士,曹操忽然感觉头疼欲裂,他知道,自己的头风犯了,手里的宝剑仿佛都是重如千斤,晃了三晃,郭嘉跟荀攸赶紧扶住,一旁的典韦,许褚等护卫一片骚动,皆是冲了过来,大喊“主公!主公!”
 
    郭嘉也管不得那么多了,立即跟过来的许褚道“立即下令!撤军繁阴!夏侯渊,夏侯惇而且将军在后路,掩护大军撤退!”
 
    许褚看了看双目紧闭,面色痛苦的曹操,咂咂嘴,停顿片刻,便对郭嘉拱手道“诺!”随即立即策马飞奔传令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呜………………”撤军的号角响起,曹军如潮水一般退去,李林立即下令,穷寇莫追,但是冲进阵来的这些个曹军,听到后撤之声,在看看自己的退路,立即面如死灰,李林大喊一声“投降不杀!”
 
    “投降不杀!”
 
    “投降不杀!”
 
    立即有士兵开始大喊,李林一方将士也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也不再与曹军厮杀,均是后撤一步,紧紧的盯着曹军,看起动作,若是投降就好,若是不降便接着一较高下…………
 
    “报!主公,曹军已经败退,大部分曹军已经缴械投降,但是还有疑惑曹军在负隅顽抗!”一名士兵到了李林的身前,拱手道。
 
    “哦?还有?多少人?”李林眉头一皱,问道,连你们主公都跑了,怎么还有人冥顽不灵?
 
    “仅有八骑,乃是…………乃是从我军右翼突入的那一队骑兵,现在已经被我军团团围住!”传令兵拱手道。
 
    李林笑道“呵呵,带我去见见,我倒要看看是什么样的硬骨头!”
 
    说完,士兵将李林带到了一群士兵后面,士兵喊道“主公来了!让开!”包围曹军的士兵赶紧让出了道路。
 
    李林策马走进,身后方方紧紧跟随,到了近前,一看,现在就剩下了六骑了,估计刚才士兵跟我说了之后又死了两个,李林看了看这几个人,再看看满地的尸体,有自己麾下士兵的,也有曹军的,看了看浑身浴血的六骑,李林不禁生了爱才之心,缓缓说道“某乃是辽侯李林,不知道你等是何人?”
 
    只见六骑为首一人,战象英武,浑身沾满了血污,但是也难掩其帅气的相貌,瞪着眼睛看着李林,一听李林的问话,也根本不用李林介绍自己,看见李林身后的金字辽旗就已经知道了李林的身份…………
 
    那人喝道“某乃是虎豹骑统领!曹纯!”
 
    “曹纯?”李林嘀咕一句,旋即看了看曹纯,疑惑道“曹操是你…………”
 
    “乃是某族中兄长!”曹纯喊道,根本没有比眼前重重的包围所吓倒,反而气势一涨。
 
    “呵呵,果然是!曹操的族人啊,怪不得这么英勇,怎那么我问你愿降,算是多余了吧?”李林邪笑着看了看曹纯。
 
    “哼!”曹纯冷哼一声,“誓死不降!”
 
    曹纯一声叫喊
    一边士兵疑惑,怎么主公要放了这六人,不过放了也正常,这种场景不是总是上演吗?什么义释敌军,让这将领感恩戴德的…………
 
    但是出乎大多数人意料,李林策马回身走了出去,回头对身边的将军冷声说道“别纠缠了,乱箭射死!”
 
    “诺!”那将立即拱手道。
 
    “李元杰!”曹纯怒吼一声,旋即就有李林麾下的神箭手弓弦轻响,几只箭矢向曹军激射而去,“啊!”曹纯怒吼一声,挥舞着从敌军手里夺来的长枪,抵挡着箭矢,但是本就已经筋疲力竭,那还有什么力气,反应也慢了不少,没几下,就身中数箭,一直箭矢正中要害,曹纯栽下马来,双目圆瞪,浑身是血,气绝身亡…………
 
    李林在这重重包围之外,自言自语道“你虽然是英雄,但是不为我所用,我敬你,但是不能留你!这个世界就是这样啊,就是这般的残酷,不是我杀你,就是你杀我,我他妈的就想过过安生舒坦的日子,就是不让我过,非要…………诶…………”语气尽显李林的无奈…………
 
    看看这满地的尸体,血流成河,无论是自己的将士,还是曹军的,这都是人啊,李林不禁有些感慨,“难道长时间的安逸的生活,让我有些懈怠,不适应这战场的环境了?”
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